关于我们

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首页\活动

精彩回顾 | 看看各路大咖在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沙龙上说了什么

作者: 知产力

访问量: 245

评论: 0

字号:S M L

网络文学版权沙龙1

1月7日,冬雨绵绵,由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和知产力联合主办的“赢回被盗走的尊严——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沙龙”在美丽的华政校园如期举行。

 

与会嘉宾围绕“网络文学侵权认定及平台责任认定”、“有关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法律法规的适用与解读”、“网络文学IP运营模式解读及法律风险防范”三个专题展开了精彩发言和讨论。

 

第一环节:网络文学侵权认定及平台责任认定

 

网络文学版权沙龙2

 

本环节由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黄武双院长主持,黄教授表示尽管司法实践中有关网络侵权认定的判决很多,但判决之间持不同的观点,学者的观点也各有不同,因此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国家版权局版权司前副司长许超和上海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执法处处长杨勇分别围绕网络文学侵权认定作主题发言。许超教授指出,与网络文学传播有关的网络行为包括点播、网播、转播和联播四种,其中转码(指将互联网上HTML语言的信息转换成用WML(Wireless Markup Language)描述的信息,显示在移动电话的显示屏上。)类似点播行为。

 

杨勇处长指出,网络传播平台包括(1)搜索引擎,它的典型特征是间接提供、间接获得和帮助传播,这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但定向链接和定向搜索应当列入禁止性行为;(2)UGC平台,它的典型特征是间接提供服务器的存储,同时直接获得作品,对这类行为一般认定为帮助侵权和共同侵权;(3)聚合类平台,它的特征是间接提供、深度链接和直接获得,在实际的传播行为过程中,它主要起到了替代传播的作用。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核心是通过信息网络交互式的传播及控制要素,基于提供行为的提供要素,获得传播结果的结果要素,共同形成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三要素。如果狭义地认定直接上传作品向公众开放的服务器是唯一的提供方式,否定其他的间接提供方式,忽视交互式使用的控制要素和直接获得作品的结果要素,将导致我国在执行WCT公约时走狭义的向公众传播权。

 

随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刘晓军法官、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何琼法官、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陈惠珍法官作点评发言。刘晓军法官认为,平台责任经历了相对宽松到逐渐严格的变迁过程,变化的原因主要在于网络平台自身的能力在不断加强,用户接受新鲜事务的方式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网络平台的决定性影响。网络平台责任的认定应当以民事责任优先,同时要兼顾保护创新。

 

何琼法官指出,近年来浙江高院受理的网络文学侵权案件主要包括两种类型:一是权利人起诉网络平台;二是版权公司(收集大量权利人作品)批量起诉微信公众号的经营者。这些案件主要呈现以下三个特点:一是被诉侵权的对象从互联网网页平台向手机移动端平台转移;二是侵权公证越来越多地由第三方机构完成;三是网络平台侵权行为的隐蔽性越来越强。

 

陈惠珍法官指出,法律对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定义是明确的,之所以存在诸多争议,原因就在于侵权者一直跟立法者、执法者“躲猫猫”。

 

第二环节:有关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法律法规的适用与解读

 

网络文学版权沙龙3

 

在上一环节,与会嘉宾对于转码链接行为的讨论意犹未尽,因此在本环节,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许春明教授继续就这一话题进行阐述。许教授认为,转码链接法律属性的认定主要应当考虑两点:(1)转码是否构成复制?就技术而言,转码必然涉及存储。如果是单纯为实现用户浏览的转码存储,属于“临时复制”,不构成著作权法上的“复制”。而将“转码”后的网页保存在服务器中供用户浏览,则属于作品复制。(2)链接是否构成作品提供?从现有法律规定和国际条约渊源看,服务器标准具有合理性;从顺应技术发展和维护产业秩序看,实质替代标准具有合理性。

 

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熊琦教授以“信息网络传播权中的‘提供行为’释义”为题作主题演讲。熊教授从法教育学的角度对“提供行为”进行解释:(1)目的解释。信息网络传播权作为著作权法中一项具有排他性的财产权类型,其排他性体现在权利人对提供行为的控制和权利人对公众范围的控制。深层链接的行为从技术效果来看就是对有权主体提供行为、渠道的替代。(2)扩张解释。2012年信息网络传播权司法解释第五条不应狭隘地将替代理解为复制,应将但书条款作为扩大解释的依据。(3)体系解释,即提供行为和技术措施的关系问题。技术措施不应成为信息网络传播权实现的前提,两者为并列,而非递进关系。

 

随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芮松艳法官、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顾韬法官作点评发言。芮松艳法官主要对实务中存在的几点误解予以了澄清:(1)技术发展对服务器标准没有任何影响,法院判决中所说的服务器不单指网站的服务器,而是一切存储介质。(2)法院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适用反法第二条,并不是因为著作权法管不了,而是切入的角度不同。如果侵权行为对权利人的经营利益造成了损害,适用反法并不存在任何问题。(3)在提供行为的认定上,不涉及到任何的价值判断、效果判断,行为就是行为,跟这个行为带来的效果没有任何关系。

 

顾韬法官认为,对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认定,在民事责任、行政执法领域上的讨论都是有意义的,但是在界定了行为主体后可能会带来刑事责任问题。因此,在法律未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司法机关不应对行为主体的范围进行扩张。

 

第三环节:网络文学IP运营模式解读及法律风险防范

 

网络文学版权沙龙4

 

本环节由孙黎卿律师主持。孙律师认为,网络文学面临的法律风险包括两方面:一是孵化创造过程中的风险,二是使用过程中的风险。在打击网络文学侵权行为时,无论是采用服务器标准、用户感知标准,还是实质性替代标准,只要能够保护权利人的权利,让权利人的权利变现,并且有兴趣和动力再去创造新的作品,都是可以的。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指出,网络文学遭遇的版权问题是“老问题依旧新问题不断”,老问题包括盗版、剽窃、收入各类图书等,新问题包括组合式抄袭、平台纠纷、有声读物等。这些风险对权利人、平台和行业都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并严重影响了社会风气。近年来,随着行政执法力度的加强、司法审判力度的加大,网络文学版权保护逐渐面临着有利优势。最后,完善作品登记程序、建立常态化的版权执法检查机制、完善版权纠纷诉调衔接机制等亦是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有力措施。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姚兵兵法官指出,在举证责任方面法院普遍是倾向于支持权利人正当维权,对此,全国各地法院系统内部也已经形成了共识。在赔偿方面,目前高额赔偿的大环境已经形成,只要举证到位,法院基本会支持权利方的请求。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章评论(0)

发表评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话题:


Lost your password?
Register
如果您还不是会员敬请注册? 马上注册!

无需注册,直接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